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头重脚轻 > 内容详情

因为女子_优美散文

时间:2018-01-02来源:南来北往网 -[收藏本文]

午夜的黑暗在整个房间里像一个牢笼,罩着我们的呼吸,窗外偶尔驶过的汽车就像从脑海里一瞬即逝的记忆,前灯驱赶的光照在卧室的墙壁上迅速的扫过,不加声音,让人还以为是暴风雨前的电光闪烁,由远及近,又由近及远。

我从梦中醒过来,睡意全无,一摸枕头,竟是湿了一片,是刚才睡梦中哭出来的,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,我竟然又梦到了她。

她是我从初中都一直暗恋的女孩,可到最后我都没有勇气对她说过爱,这反而成了我的一道伤痕,不经意间就在梦中割我一下。整个梦境就像一扇通往过去的大门阊然大开,我突然就怀念起那些青春年代追求爱情的日子,而现在,我却无助的像一只被锁在笼子里的老鸟,翅膀衰老,不能飞翔。

我扭头看了看小夕,这个背对着我酣睡的女人,是我结婚六年的妻子,看着看着心里竟然暗自感叹起来。

从初识的激情和热恋到渐渐冷却之后的淡漠,从爱情的甜蜜一直过度到婚姻的平淡,我们此时的关系完全可以从整个睡觉的姿势看出来。

从大一开始,直到现在结婚六年,我们在一起有近十年了,十年是个什么概念?十乘以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,这足以让你对一个人了如指掌:我知道她的屁股上有一个因童年贪玩而留下的疤痕,我知道她左臂上有一颗并不明显的黑痣,她常常抱怨我对于左边的偏好让她的双乳大小不一,而亲热的时候,她会对肚脐周围的触摸更敏感......我还知道,小夕是一个极度强势却又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人,无论她在外怎么张扬和盛气凌人,只要一遇到挫败就立即小女人一样缠着我寻求慰藉;除此之外,她又特别敏感多疑,对外人格外警惕提放,而且常常用五花八门的小伎俩去测试别人是否辜负自己的信任,甚至对一个人字里行间的稍稍用意她都会特别上心;而无论我们的天水最著名的羊羔疯专科医院关系变得如何僵持,她还是会恬着脸求我给她做各种美食。如果说这些都是她的特别,足够我讲十天零一夜都不成问题。

可此时再看她的时候,我却突然感觉脑子里被掏空一般的空白,原本的那些熟悉和津津乐道的话题突然如此无力,像一潭沉沉的死水,坠着我直到暮年。

要追溯源头,还得从结婚开始。要知道,上学恋爱那一会儿,我们俩就从没红过脸,为此,还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过。她那一会儿一点都不刁蛮,我就觉得她是那么通情达理,甚至让我一度改正了对女人的偏见。

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的人,刚毕业不久,就都相互见了父母,老人们都说,防止夜长梦多就赶紧把婚结了吧,我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人,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,结就结呗,反正这都是迟早的事情。

可结婚就像一场噩梦,现实惊醒,我们突然从童话里坠落进一幕无聊的肥皂剧,难道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的缘故么?爱情的神秘和浪漫一下子被**裸的法定婚姻和生活琐碎淹没的不见了踪影,小夕的那些臭毛病也从一点一滴的细节中渗出来。她开始看不惯我,我也看不惯她,一到晚上回家我们就开始爆发大大小小的战争,当然,那都是一些小事,可从去年秋天开始,这种争执迅速升级为争吵。

我知道,那段时间她接到了公司下达的很多项目指标,作为销售部经理,我想她肯定是因为压力大心情不好,所以也就由着她任性,每次只要争吵,都是在我阐述完个人观点之后绝不说一句话,而她,则还要由一件小事情不断的扩大,迁移,泛化,到最后不仅把问题牵涉到我前前后后所有的事件上,还扔到我整个人格上。不管怎么着,这些我都强忍着,心想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。可等过完春节之后,她不仅如此,还有些变本加厉,不管鸡毛蒜皮的事情,只要一不高兴了就直接上升到人格的高北京军海癫痫病院度,批评我不思进取、不解风情,乏味枯燥,说我已经是日近薄暮了,这种毫不掩饰的直面攻击让我开始恼火,我也变得异常躁狂,说她直接就一更年期提前,还没生孩子就把自己弄成了泼妇,感情冷漠,拜金主义。

像这样的争吵常常一触即发,而且愈演愈烈,谁也不肯让步,我们俩就跟豹子一样,常常吵红眼,有一次她急了还伸手打我,我条件反射式的换了手,小夕被我提起来扔到了床沿上,把胳膊都擦红了,还出了血。她一看胳膊流了血,哭着冲我扑过来,又挠又咬的,跟疯了一样。

别看她平时在外面总是一副气质型淑女的样子,可是真吵起来跟个泼妇没什么两样,现在一回家我们就跟陌路人一样,谁也不搭理谁,为了这事,我都不想回家,真难以想象,那个恋爱时甜蜜妩媚的小夕怎么成了这般摸样,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?

这六年婚姻终究是没有逃得过七年之痒,想到此处,我忧伤的都掉了泪,禁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小夕动了一下,看样子是醒了,转过身来,看见我坐着,说:“你不睡觉干吗?” 又是一声没好气。

“你睡你的。”

“天天闲的没事干,到晚上肯定睡不着。”小夕碎了一句,又背过身去。

“我说你别没事找事啊!”我霍然大怒,情绪一点即燃。

“我也觉得这样天天耗着挺没意思的,要不就离了吧。”小夕没有转身,声音却特别的冷静坚定,我理解为,对于这件事,她早就深思熟虑过千百遍了。

“离就离!”我想也没想,说的很干脆。

天亮了,我们都开始不约而同的收拾自己的东西,跟分家一样,确切的说,都是小夕在收拾东西,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,我有什么好收拾的。小夕说房子给我,要把宝马开武威羊羔疯有哪些最新治疗方法走,“只管外面风光,不管家里脏乱,这个决定很像你的风格。”我现在学的说话也很刻薄,跟刀子一样。

“都离婚了,你就不能让我一次!”小夕把刚收拾起来的粉底盒重重的摔在地上,咄咄的看着我,脸气的通红。

我差点说,以前让的你还少吗,可见她发了飙,一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不过到最后我们还是达成了一致协定,那就是,离婚这个事情先不要告诉家里,本身就是自己的事情,我也没想要吵得老人们不得安宁。

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苦命日子,来办离婚的人可真多,整个民政局被挤得里外层外三层的,相比结婚时兴高采烈的样子,离婚时的两个人都跟遇见仇人一样,恨不得刀兵相见。

小夕看都不看我就往里走,昂首阔步的,跟个公鸡一样。好歹轮到我们了,小夕整个表情都有些不耐烦。

这刚坐下,堵着气默不作声,对面那个老大妈倒挺沉着,啥也不说,就把我们手里的证件要了过去,不到一分钟,绿本本就给发了下来。我们俩相识一看,都傻了眼,不是吧,电视剧里面离婚的时候,人家不是都会再问你一遍么?搞不好还要再回家想想,怎么这个老大妈就这么干脆?你他妈是急着要去赴死啊?

从民政局出来,我们俩就开始觉得别扭,虽然心里都盼着抓紧把这个烂摊子扔了,但毕竟在一起都十年了,真要静下心来想想,其实生活中除了吵吵闹闹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怨恨的地方,可现在,离婚被批准下来,而我们,却好像突然被拆散了一样。

我看了她一眼,她也看看我,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“吃个散伙饭呗。”我建议。

我点了她最喜欢吃的菜,她点了我最喜欢吃的菜,上了菜,我们却不吃,就这样面对着面的看着。保山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>

“回去好好照顾自己呗,在外边那么逞强,就你那臭脾气,回去谁还罩着你?”我说她,她也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,我差点又原形毕露,还是咬了咬牙把安慰的话咽了下去,“别这样啦,这不是你期望的嘛。”我故意想惹她生气,不欢而散总比恋恋不舍要强的多,骂骂咧咧的离开,只要以后不见就不会生气,而像这样哪天想起来还不得难受死?

“说一个女的乘出租车,临下车的时候把相机忘在司机的车上了。司机发现后大喊,小姐,你相机,你相机。这个女的心想,这混蛋竟然说我像鸡,于是不理,司机开车便走,这时小姐大喊,我像鸡,我像鸡。”我掏出手机给她念笑话。

小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真俗气!”我就知道她笑点低,屁点的事她都能笑出来,“你早干什么去了,都离婚了才知道逗我开心。”这还没等把笑脸舒展开她竟然一下子哭出了声。

“离婚可都是你提的啊。”

“你怎么都不拦下来啊。”小夕泪眼汪汪的,原本画好的妆一下子花了脸。

“我这不以为.....”一句话只吐了半截就说不出来了,这真不该是离婚的人说的话,难不成是再把结婚证讨回来?你以为跟小孩子过家家呢。

趁我不留神,小夕一下子抓过我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“你疯了啊。”我猛地抽出来的时候,一口血印子清晰可见,血都流了出来。我忍住疼痛,也忍住怒气。

而小夕却提起包,风一样的夺门而出,我紧跟着跑出来的时候,她早已经开着车子消失在了视野中。

我想,她肯定是担心自己会后悔,而我又何尝不是呢。